新萄京娱乐场官网


让写作为幸福人生搭桥

发布时间:2013-07-01 12:56

澳门葡京国际 www.zhongxing-lm.com 《重庆烟草》:首先,您能简单谈一下您的从文经历吗?您是怎么走上文学这条道路的呢?

邢秀玲:还是喜欢吧,喜欢看,然后喜欢写。小学的时候看《石头记》、《西游记》,囫囵吞枣地看。上大学的时候遇上文化大革命,好些书都是从火堆里掏出来的,比如《古丽雅的道路》、《红字》、《血与沙》这样的书,心里萌生出英雄主义情节,还一心想下牧业区,呵呵。文学对人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重庆烟草》:但是您后来没有去牧区,还是留在了青海师大做校刊编辑。

邢秀玲:是的。可能因为我人老实,比较好指挥吧,就留校了,一干就干了七年。但是因为当时大环境的关系,校刊内容是很枯燥的。在这个期间,我经常给《青海日报》投稿,写点消息、通讯和评论。30岁的时候,就有机会调到了《青海日报》,干了一年多记者,副刊部恢复了,我就一直待在了副刊部。

 

《重庆烟草》:是您自己申请去副刊部的吗?

邢秀玲:当时副刊部的主任姓王,我读高中的时候就听他的讲座了。在青海师大的时候给他写过稿,也就慢慢熟识了,比较认可我,就把我调到了副刊部。他算是我的领路人,对我很好,现在还经常联系呢。

 

《重庆烟草》: 后来您一直是在做副刊吗?

邢秀玲:没错,在《青海日报》副刊做了十四年,1991年来到重庆,在《西南经济日报》,也就是现在的《新女报》,也是做副刊,一直到退休。

 

《重庆烟草》:您在散文方面的成就是比较突出的,您个人非常喜欢散文对吗?

邢秀玲:其实我喜欢小说。在青海期间发表过三个中篇和一些短篇小说。但是写小说需要耗费大量的体力、精力和时间。来到重庆之后,平时工作上有更多的机会到西南各地去采访报道,主业压力也大,所以选择了散文创作,时间相对自由灵活一些,这样零敲碎打的时间都可以利用起来写作。

 

《重庆烟草》:确实,现在很多的文学爱好者都有专职工作,我想大家都很想向您讨教如何零敲碎打的?您在青海的时候是作协常务理事、报告文学学会常务副会长,还要做副刊,您是如何做到让写作和工作兼顾的呢?

邢秀玲:我老公也说我是工作狂。其实就是要挤时间嘛。我从来不午休的,中午其他人有午睡的,有打牌的,我就用来写作。其他人去聚会、唱歌、玩的时候,我也在写东西。每个人每天都只有24小时,没人会有25个小时,所以要知道自己的每一分钟该怎么去用。

 

《重庆烟草》:所以是您的这种对文学创作的不懈追求让您站在了今天这样一个高度。

邢秀玲:其实我并没有想一定要把文学当成终生的事业,因为报社女记者的地位还是挺好的,想当名记者的想法是有过的,要当名作家的想法确实没有。更重要的是我非常看重家庭。可能因为本身生在残缺家庭的缘故吧,我非常渴望一个圆满的家庭,不想步一些女作家的后尘。好几个女作家朋友有点名气了,但是因为各种原因跟老公离婚了,后来就一直没有再婚。我真的不看重名利,我想把这个家守好。今年我跟老公结婚45周年了,20年前银婚的时候照过一套照片,现在还有5年就金婚了,呵呵。

 

《重庆烟草》:您真是一个幸福感好强的作家,我想可能也是很多女作家们希望达到的状态吧。虽然您自己没刻意追求名利,但您在散文界还是有成绩、有地位、有影响力的,您觉得是如何成就这一切的?

邢秀玲:还是需要坚持。我确实很喜欢阅读,每天坚持看书,看小说其实是一种享受,特别喜欢外国小说,阅读多了自然就有感觉了。还有我喜欢写手记。看了一场电影、一部电视剧、一本书,我都喜欢马上随手记下一些东西,也是一种练笔,好记性不如烂笔头。高考的时候,我的作文是全省第一名。我记得作文题目叫做《五一日记》,这对我来说就太容易了,因为我写日记的习惯延续很多年了,那篇作文里面描述了劳动妇女边拔草边唱歌,在落日中开心归来的很多细节,这都是留心观察生活并记录下来的。

 

《重庆烟草》:所以机遇真的会垂青有准备的人。除了坚持阅读和练习,您觉得还需要作哪些努力呢?

邢秀玲:关键还是在于心境吧。心要静下来,这个社会很浮躁,但是一定要想办法静下来。陈丹青有句话说得不错,什么都是忙出来的,只有文学是闲中写出来的。这是说的心境。上次研讨会上女作家李成琳不是说吗:“2004年,我们5个人一起去欧洲,为什么其他人都只写了一两篇,邢老师写了一本十几万字的书呢?!

 

《重庆烟草》:呵呵,您觉得是为什么呢?

邢秀玲:首先她们都在岗,工作比较忙;第二是他们总觉得自己有时间,以后写。3个月之后,就真的没有感觉了。我们7月回来之后,下半年的时间我就把这本《紫调欧罗巴》写出来了,05年就修改、找出版方,年底就出版发行了。

 

《重庆烟草》:当时去了欧洲的哪些国家呢?

邢秀玲:意大利、法国、奥利地、德国、荷兰、瑞士……一共十一个国家呢。欧洲的历史还是波澜壮阔的,意大利是文艺复兴的发祥地,法国的小说在世界上的地位也是举足轻重,出了很多大作家。我走之前就看了很多资料,我们的导游是学历史的,知道得比较多,我就紧紧跟着他,听他讲。回来又翻看了很多资料和文献,对法国革命史等历史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重庆烟草》:我想从您刚才说的这些细节,大家应该能够看出您为什么能够收获事业的高度和人生的幸福了。而且您作为散文学会的会长,一直很关注年轻作家的创作,给了年轻人很多机会。

邢秀玲:是的,可能是长期做编辑养成的习惯,我喜欢发掘优秀的人才。当时在铁道兵里有个叫朱海燕的年轻战士,她喜欢写点诗,我从好多诗作里面把她的挑出来,发了几次作品。她的积极性也高了,不断寄作品过来。不久后铁道部就发现这个人才了,经过一些推荐,就把她调到北京去,创作一个铁道兵的专辑。后来她被保送上铁道学院读了4年,再后来就任《中国铁道建筑报》总编辑,还得了范长江新闻奖,现在是铁道部著名的笔杆子,出版了二十八本书,进了国家的人才库了。她还是挺感谢我的,所以,年轻人只要努力,肯下功夫,还是很有机会的。

 

《重庆烟草》:谢谢邢老师给我们年轻人带来这么正能量的例子,能否给年轻的文学爱好者一些建议呢?

邢秀玲:好的。首先兴趣很重要,然后要多实践、多写,还要多看书,不光是关注网络,还是要多读经典。

 

《重庆烟草》:您能否给我们推荐几本您认为比较经典的书呢?

邢秀玲:读一些历史方面的挺好,《拿破仑传》、《林肯传》都挺好,看看他们人生的轨迹,以史鉴今。刘震云的《一句能顶一万句》、《塔铺》,张洁的《灵魂是用来流浪的》,都不错。

 

《重庆烟草》:谢谢邢老师接受我们的采访,也祝愿您的生活越来越幸福。谢谢!